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青冥江湖決李常風陳羽晗小說結局完整全文

2020-01-09 10:49:27   編輯:莊子墨
  • 青冥江湖決 青冥江湖決

    主角叫李常風陳羽晗的小說是《青冥江湖決》,是作者蘇瓷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...

    蘇瓷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武俠
    立即閱讀

《青冥江湖決》小說介紹

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《青冥江湖決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蘇瓷寫的武俠小說,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靜謐師太一臉的謙然之色;“對不起師兄,我沒有想到對方的毒素這么厲害,我.....我對不住你”。程天榮氣虛無力,說話低聲無勁;“怪不得你,這是我的命數”。轉頭又望著嚴歷聲道;“嚴兄,如今青冥劍下落不明,...

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二章 常風出現奪劍歸 免費試讀

靜謐師太一臉的謙然之色;“對不起師兄,我沒有想到對方的毒素這么厲害,我.....我對不住你”。程天榮氣虛無力,說話低聲無勁;“怪不得你,這是我的命數”。轉頭又望著嚴歷聲道;“嚴兄,如今青冥劍下落不明,你定要幫著羽兒和雪兒奪回青冥劍,補助她們執掌五月劍莊”。他既然向嚴歷聲說起劍莊日后的執掌大權而不對靜謐師太說,顯然在他的心里這個朋友比他的師妹更信得過。

靜謐師太橫了一眼嚴歷聲,卻無話可說。

嚴歷聲道;“程兄放心。只要我嚴歷聲在世一天,五月劍莊永遠是江湖的泰山北斗”。程天榮滿足的點點頭。

靜謐師太這時說道;“師兄,羽兒和雪兒這兩個丫頭在劍莊也是這么多年了,已經盡得師兄真傳,缺少的只是江湖歷練,師妹我也會盡心補佐她們成長的”。她話音剛落,嚴厲聲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,可是他這一哼到底因何而起,也只有嚴厲聲他自己知道了。

靜謐冷冷的瞟了一眼嚴厲聲,不以為然。

程天榮道:“希望羽兒和雪兒可以奪回青冥劍,這樣我就是死也瞑目了”。說起‘死也瞑目’這四個字,人人垂首暗嘆。

這時,陳羽晗和任雪茗已經持著青冥劍來到程天榮的榻前。

程天榮勉力的睜著雙眼,看見二女的到來,情緒比較激動:“青……青冥劍可有爭回來”。此時青冥劍正在李常風的手中,聽見程天榮之言,陳任二女一起看向李常風手中的劍,李常風急忙踏步上前,將劍橫在程天榮的面前:“程老前輩,劍在此,奪劍之人已經被在下給殺了”。程天榮斜眼瞪了李常風一眼,眼神之中掠過一絲陰誨之氣,但是轉瞬即逝,根本沒有人留意他對李常風的眼神。

程天榮老淚縱橫:“好,好,青冥劍回來就好”。陳羽晗泣道:“莊主,你不會有事的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”。程天榮伸出顫抖被黑氣所侵蝕的手掌,想用手撫摸兩女的頭發,可是抬到一半,實在無力,又垂在了床上,苦笑道:“我程天榮一個將死之人了,不會再好,毒如心臟,那只有死命一條”。陳羽晗突然揚起頭,想起被李常風所殺的那名奪劍之人,是他偷襲程天榮才致程天榮身重劇毒:“解藥,我去尋解藥”。心想他既然用毒身上必有解毒藥物。

李常風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”。兩人一前一后的飛奔出去。

兩人一路輕功飛至之前李常風殺人之地,除了地上還留有一攤血澤之外,哪里還有半個尸身,而且這一帶根本沒有野獸出沒,除非那人沒有死?

陳羽晗倒不怕他不死,而是心中唯一的期望也隨著尸體的消失而憧破:“人呢,他怎么會不見,他人呢”。李常風也是一臉的詫異之色,明明一劍刺中他的要害,可是看見陳羽晗臉上那絕望的眼神,心中不忍,勸解道:“也許那人被他同伙救了,莊主武功深厚,也許沒有解藥,也可以復原的”。陳羽晗想起莊主身被毒侵,哪里還有復原的樣子,不禁頓足抓頭,形如半瘋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自小在五月劍莊長大,雖然并沒有拜程天榮為師,實則情如父女,程天榮也從沒有將兩個侍婢當做外人,親自授她們武學。情深似海,突然的生死別離之際,陳羽晗心中難過之情是別人痛失父親一樣的。

李常風一時也不知道該對她作何勸解,僵在當地,看著她幾近抓狂。

突然遠處飄來了一陣清脆響亮的女兒聲:“哈哈哈哈,瞧瞧這是誰,一個小女娃子居然為了程天榮這么傷心,他死也該瞑目了”。只見一個紅色人影突然從天而降,落在枝頭上,斜身靠著樹干,枝頭輕晃,來著少女臉上雖蒙著一層白紗,穿著卻比較暴露,一件紅絲小衣裹著胸脯,衣腳下垂著無數個鈴鐺垂在肚臍間,雪白的皮膚展現在李陳二人的眼中,這是讓男人流鼻血的節奏啊。

李常風驚道:“波斯妖姬”。

樹頭上的少女微微一驚,坐起身來,鈴鐺叮鈴叮鈴的響了起來,聲音十分動聽。說道:“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,居然識得我波斯妖姬方彩靈的大名”。這少女原來是波斯人士,最近幾年入駐中原,起了一個中原的名字叫做方彩靈,其身材相貌都是一絕,是以被稱為波斯妖姬,然下手狠毒,殺人無形,經常以**中原男子,視為中原頭等大敵。

陳羽晗止住了哭聲,看著樹頭上那濃狀粉黛打扮妖艷的女子,問道:“她是誰”。李常風冷冷的道:“一個殺人的女魔頭”。陳羽晗自小沒有出過五月劍莊,對于江湖上打殺也只是有所耳聞,卻沒有親眼見過,眼看樹頭上的少女那嫵媚妖艷的裝扮,又聽李常風說她是個殺人的女魔頭,不禁打了一個寒禁。

方彩靈尖聲笑道;“這位公子和你的心上人可是在找黑蜘蛛的解藥嗎”?陳羽晗聽到她那一句‘心上人’不禁面紅耳赤,欲對她解釋想一下又沒有必要,聽她說起了黑蜘蛛不禁問道:“是你派人暗算莊主,你有解藥是不是”?方彩靈道:“是我又如何,我原本要奪劍殺人,沒想到被這位公子搶了機先奪了我的劍,還殺了我的人,我怎么可能丟下解藥給你們”。說到最后一句話時,咬牙切齒的痛恨讓方彩靈兇相盡露。

李常龍向前踏了一步站在陳羽晗身前;“你波斯和我中土大地素無往來,可今天你奪劍殺人,動的可是武林的泰山北斗,別指望你的陰謀可以得逞,中原豪客千千萬,沒有人會放過你,識相的還是快點滾回你的波斯國吧”。方彩靈笑的花枝亂顫,便似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;“方彩靈如果害怕,就不會跑到你們中土”。她說話時人還在枝頭上,說到‘土’字時,卻已經站到了李常風的面前,隨手一掌打在李常風的臉上,李常風尚沒有感應出來,方彩靈又回到枝頭之上,身法之快,堪稱閃電。

李常風臉頰頓時如面包一般腫了起來,半張臉**辣的痛。

李常風絕對不是一個遜色的角色,可是居然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對方打中臉頰,委時匪夷所思,她只是打了一把掌而已,這要是一把匕首,一把小刀,要了他的命都是輕而易舉。

陳羽晗跨出一大步道;“我不管你是波斯妖姬還是中土妖姬,我只要黑蜘蛛的解藥”。方彩靈仰頭長笑,刺耳的笑聲讓李陳二人心生燥意。

只見又有四個波斯妖姬從樹頭飄落,她們和方彩靈的裝束一樣,原來一直藏于樹頭繁葉之后。

這四個人唯一不同的是每人手中都持有索針兵器,雙手托著細如秀線的銀索,索端連著一枚繡花針。

針頭映著樹隙投下來的日光,閃閃生輝。

李常風看見這四個波斯女人,臉上微微變色;“波斯舞娘”!陳羽晗問道;“波斯舞娘是什么”?李常風道;“波斯妖姬乃是武林天敵,其麾下有四名波斯舞娘,武功卓絕,殺人不眨眼,看來就是這四位了”。方彩靈笑道;“還是這位公子見多識廣,有幸見到我們波斯舞娘的風采,就是立刻死去也不枉此生了”。李常風提起長劍;“區區四個舞娘,又能奈我何”。長劍一擺,劍鞘疾飛出去,中間兩名舞娘右手一擲,繡針甩處,已經穿透劍鞘,力慣之處,已將劍鞘震得粉碎。

陳羽晗出門急沒有帶兵器,眼看李常風已經加入戰團;“李公子當心了”。瞥見方彩靈斜倚枝頭之上,好不休閑。想起莊主命在旦夕,而方彩靈顯然又是舞娘之首,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還是懂的。當即飛身而上,揮掌拍向方彩靈,方彩靈急忙后躍飄過,落在另一個枝頭之上。

陳羽晗掌勢到老,樹頭枝葉紛紛震落。

方彩靈身形極輕極穩,雙足踏在輕枝之上,雖然上下晃動,卻如覆平地。笑道;“看來程天榮教會了你不少本事,可惜......可惜程天榮以后再也不會傳授你任何武功了,我看你長的也算漂亮,不如改投我妖姬門下,讓我傳授你一些勾引男人的本事哦”。陳羽晗道;“妖女,快點拿解藥出來”??v身又向方彩靈撲到。

方彩靈冷面微笑,斜身避過,左掌斜斬陳羽晗腰脅,陳羽晗人在半空,而方彩靈腳踏輕枝,已經被對方占了機先,眼看對方掌勢朝腰上砍到,右手在她手腕上一搭,雙腳彈起,便向方彩靈的面門踢到,方彩靈左手捉住了陳羽晗的腳踝,用勁甩出,將陳羽晗偌重的身軀甩落樹下。

方彩靈看似年輕輕輕,弱不禁風的樣子,手上力道卻是出奇之大,捉著陳羽晗的身體,便如捉著一只兔子一般直接把她拋了出去。

陳羽晗隨著她的手勢重重的撞在樹桿上,跌落在地,形狀比較狼狽,頭發衣裳都沾滿了樹葉碎枝。

小說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二章 常風出現奪劍歸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河南快三今天推荐预测 广西快3开奖记录 广西快乐双彩2019334期开奖号码 股票代码查询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期货配资什么时候出现的 pk10走势图技巧规律 一心想赢二连码 大趋势股票分析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金额对照表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