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李常風陳羽晗by蘇瓷 青冥江湖決閱讀全文

2020-01-09 10:49:26   編輯:紅人館
  • 青冥江湖決 青冥江湖決

    主角叫李常風陳羽晗的小說是《青冥江湖決》,是作者蘇瓷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...

    蘇瓷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武俠
    立即閱讀

《青冥江湖決》小說介紹

完整版小說《青冥江湖決》是蘇瓷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李常風陳羽晗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只聽人群中一個尖聲尖細的聲音叫道:“程莊主一死,這劍莊上下就亂成了一片,你們兩個女娃偷男人倒也罷了,居然殘忍的殺害劍莊內108條人性命,于心可忍。在和所有江湖同胞聞訊趕來,倒要替程莊主抱不平,劍莊之事...

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十四章 劍莊群雄大集聚 免費試讀

只聽人群中一個尖聲尖細的聲音叫道:“程莊主一死,這劍莊上下就亂成了一片,你們兩個女娃偷男人倒也罷了,居然殘忍的殺害劍莊內108條人性命,于心可忍。

在和所有江湖同胞聞訊趕來,倒要替程莊主抱不平,劍莊之事,原來我們不該插手,可是你們兩個所作所為,天理不容,今天務必要給我們大家伙一個說法”。

“對對,天理不容,偷男人,殺劍莊上下,這簡直人神共憤”。

“程莊主當年何等英雄俠義,居然碰到你們兩個逆畜,實在饒你們不得”。

“你們殺害劍莊108人倒也罷了,居然還盜取了程老莊主的尸體,程老莊主死不瞑目啊”。

“今天你們必須要給大家伙一個交待,不然休想再入駐劍莊”。

任雪茗聽他們滿口胡言,又是‘偷男人’又是‘逆畜’的,心里的怒火早就沖迎到了腦門上,臉色變得血紅,眉宇之間布滿了殺機,真想一口氣將下面所有人亂刀分尸。

反罵道:“你們這些烏龜王八蛋雜種,血口噴人,我五月劍莊豈是你們隨便來此撒野的,識相的都滾開了,不然休怪我不客氣了”。

陳羽晗急忙捉住任雪茗的手,制止她繼續說下去,畢竟下去是武林各界朋友,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么,全是聽了靜謐的謠言這才陸續而至,實在不能開罪了他們,需知道,他們代表的可是整個武林。任雪茗開口大罵,是公開和整個武林叫板。

李常龍跟著罵道:“你們都是孤兒吧,如此沒有教養,有臉提起程莊主來,來此的目的,我看就你們自己心里清楚,什么偷男人,簡直一派胡言,證據呢,沒證據在這里瞎嚷嚷什么”。

一個五短身材身似水桶的胖子說道:“李常龍,你在這邊瞎嚷嚷什么,你們兩個兄弟在江湖上沒名沒份,武功平平,偏偏看中劍莊這塊肥肉,故意勾引劍莊的兩個使俾,好得二人信任,窺得劍莊諸般武學精髓,揚名江湖,甚至有心獨占劍莊,成為劍莊的真正主人吧”。

李常龍愕然道:“你是誰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”?這人大笑道:“天下誰不知道,劍莊兩個使俾偷的漢子正是叫做李常風和李常龍兩兄弟,更何況我是誰,去江湖上打聽打聽,百事通萬云杰就是我了”。

江湖中‘百事通’萬云杰名頭頗為響亮,在場之人無不聽過,不過他響在他上至天理下懂地文,武功卻也并不如何出奇。

李常風上前一步,雖然面對群雄懷伺,更得萬云杰言語沖擊,依然是坦然面對,正色道:“原來閣下就是萬前輩,我兄弟二人正是失敬了,你說是我們勾引陳姑娘和任姑娘,意欲獨霸劍莊學得劍莊諸多的武學,看來你這百事通也不過如此,我們的名字你知道不足為奇,但是你是武林前輩高人,你這樣無憑無據就說陳姑娘和任姑娘與我兄弟有染,可是毀壞人家名節的大事情,包括在場的所有武林朋友,如果你們沒有任何的證據胡攪蠻纏,在下可也不允許”。

這時一個只有兩尺高的漢子坡著一只腳從人群中擠了出來,雖然個頭不高,但是滿臉胡須,已經不小五十歲,他道:“證據就是劍莊上下,只有你們四個人,每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嘿嘿,除非你們四個人脫掉衣服,讓我們大家驗證你們的**之身”。

他話音剛落,就聽見各別之人笑了出來。

陳羽晗道:“我看各位前來是硬要來栽贓嫁禍了,就算我們說破了嘴皮你們也是不會信的了”。萬云杰道:“不是不信,是不可信”。陳羽晗道:“好,既然你們都認為我和雪茗已經不是清白之身,這就給你們證據看”。說著卷起了衣袖露出了雪白的手臂,只見上面點綴著一顆紅痣,眾人一看就知道是守宮砂。顯然陳羽晗確實沒有和男人發生過關系。

站在后排的人看不到,有的踮起腳尖看,杜子軒更是跳起來往過瞅,雖然看不清楚陳羽晗的手臂,可剛才還鬧的熱火朝天的氣氛瞬間雅雀無聲,知道陳羽晗的守宮砂尚在,心里陣陣竊喜。

陳羽晗望向任雪茗:“雪茗,為了我們的清白,證明給他們看”。卻見任雪茗臉有難色,躊躇不安。陳羽晗道:“雪茗,你怎么了”?任雪茗就是不答,但是臉色已經變的通紅。

李常龍突然走上前一步,挽住了任雪茗的手,貼心的望著任雪茗,對陳羽晗道:“陳姐姐,你不要再逼問雪茗了,我們是兩廂情愿的”?!覀兪莾蓭樵傅摹@八個字一出口,陳羽晗和李常風都大吃一驚,現在是什么情況,眾雄來此的目的又是什么,兩人這么做,不是正中眾人之意。

李常風道:“什么時候的事,你怎么這么糊涂,你怎么可以侵犯任姑娘”。任雪茗這時在愛情和利益兩面已經傾向于愛情,她心里只有他,隨便眾人這時怎么去想她。便道:“他沒有侵犯我,我們是兩廂情愿,我喜歡常龍,我們想在一起,我們有錯嗎”。

當知道任雪茗和李常龍二人有染之后,眾豪嘩然,紛紛嘀咕,咂咂之聲不斷傳來。

萬云杰笑道:“沒錯沒錯,男歡女孩直屬正常,可是你們相愛可也不至于殺害劍莊108條人命吧,這些事情已經不值是你們劍莊的事情,而是我們所有武林中人的事情,程老莊主在世的話,也會將你們趕出劍莊,老夫就代表所有武林朋友鄭重的向你們發出警告,馬上卷鋪蓋走人,離開中原武林,你們四人去小島或者山野之外去做兩對快活的夫妻,豈不妙哉”。

眾人隨聲附和,紛紛指責四人,言下之意都是要二女離開劍莊。

陳羽晗道:“程莊主待我二人有養育之恩,劍莊是他臨死之時交托于我二人打理,雪茗和他喜歡的人在一起,也不代表我們就是殺害劍莊的兇手,萬老前輩,我希望你說話自重一些,不需要信口開河”。

萬云杰道:“哼,劍莊那108人看不慣你們的下**賤的作風,又或者劍莊有其他人在你們玩的不夠盡興,殺人滅口也不是沒有的事”。

任雪茗怒道:“你說誰**下流”。萬云杰道:“誰**,我就說誰嘍”。引的場上一陣大笑。

任雪茗急得直跺腳,李常龍心中不忍,捉住任雪茗的手,滿臉欣慰的看著任雪茗,任雪茗在他這一握之間,什么煩心愁鬧都拋到了九霄云外去了,也許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,就算她目下一顆寒冷的心也能被李常龍那迷戀的眼神給融化掉,兩人便這樣旁若無人般四目相投,陣陣愛意,便如電流一般送進彼此的心間。

萬云杰道:“哼,男盜女娼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經玩意”。李常龍回過頭,強壓怒火道:“請萬前輩說話注意分寸,不然別怪在下對前輩無理”。

萬云杰道:“男盜女娼,男盜女娼,男盜女娼,我就是說了,你能把我怎么樣”。李常龍突然如一陣風一般已經站到萬云杰的面漆,手起掌落打了萬云杰一個耳光,這一下身法如電,出手如風,萬云杰居然被打中,別說他沒有料到李常風突然發難,就算料到了,防備著,憑他的身手也阻擋不住。

萬云杰手捂著被打的面頰,怒道:“你打我,你居然敢打我”。李常龍道:“有何不敢,你不是說我武功平平嗎,那就在你身上試試唄”。

說著長臂直探,萬云杰急忙低頭閃避,不料還是被李常龍捉住了后領,左掌如風,撥動他的肩膀,右手拿著他的領子一陣旋轉,萬云杰身不由己,跟著李常龍的手勢在原地不停的旋轉起來,每一次轉到李常龍的面前時,李常龍便在他臉上拍上一掌,而萬云杰是只覺的天旋地轉一般,身形都穩不住,又怎么會阻擋得了李常龍的手掌呢。

萬云杰越轉越快,漸漸眼睛發花,什么也看不清楚,便如旋風一般腳步旋轉更是扇起地上一層層塵土。

李常龍捉著他領子的手突然在他腦門上一拍,萬云杰轉速真快頓時停了下來,搖搖晃晃,目光呆滯,委頓在地上。只見那萬云杰的臉如面包一般,鼻血長流,臉上錯綜復雜的都是手指印。

那位兩尺高的漢子之前也奚落過四人,見那萬云杰這么慘,哪還敢出頭,悄悄的藏到了人群之后,他個子低,就是鉆進去之后,也沒人理會。

李常龍面向眾人:“這就是侮辱劍莊兩位女子的下場,誰再出言不遜,在下定不輕饒”。人群中傳來聲音:“你以為你是誰,是天下第一高手嗎?那萬云杰不過是個小丑,高手還多著呢,憑你,你以為你一個人能打幾個,在下霹靂掌吳不凡領教你的高招”。

一個身穿黃色布袍的中年漢子從人群中彈出,落在在李常龍的面前,雙手抱拳說道:“吳不凡,請李少俠過招吧”。說著雙步一錯,已經扎了馬步,右掌一翻,前探出去,后拳緊握,攔在右臂的肘彎處,做好了比武的架勢。

李常風眼看眾雄來劍莊生事早就知道不會善終,可人群中高手如云,眾人現在是一心對付自己等四人,真不能得罪任何一個人,萬一眾豪大舉起攻,別說四條人命,就是劍莊也要被翻了低朝天。

李常龍打傷萬云杰,不知道已經引來多少人的不滿,他性格沖動,易暴易怒,就算他僥幸贏了吳不凡,還會有人來挑戰。自然就形成車輪之戰,任誰都是吃不消的。

小說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十四章 劍莊群雄大集聚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河南快三今天推荐预测 今晚平特一肖买什么 天津快乐十分大数据 广西快乐十分缩水软件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分析师工资 pk10看走势图教程 排列三开奖 幸运赛车稳赚技巧 秒速牛牛网址你就要上万象 股票中的权重指的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