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青冥江湖決》李常風陳羽晗全文免費試讀

2020-01-09 10:49:25   編輯:莊子墨
  • 青冥江湖決 青冥江湖決

    主角叫李常風陳羽晗的小說是《青冥江湖決》,是作者蘇瓷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...

    蘇瓷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武俠
    立即閱讀

《青冥江湖決》小說介紹

主角是李常風陳羽晗的小說叫《青冥江湖決》,是作者蘇瓷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嚴厲聲道:“此次受到羽兒的飛鴿傳書是因為劍莊遭遇劫難而來,不意與你斗嘴”。靜謐聽他之言,反倒是自己千里迢迢趕來與他斗嘴來著:“嚴門主說話多動聽,不知道可有什么線索嗎”。嚴厲聲道:“我才剛剛聽到羽兒道起...

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九章 靜謐老太臨劍莊 免費試讀

嚴厲聲道:“此次受到羽兒的飛鴿傳書是因為劍莊遭遇劫難而來,不意與你斗嘴”。靜謐聽他之言,反倒是自己千里迢迢趕來與他斗嘴來著:“嚴門主說話多動聽,不知道可有什么線索嗎”。嚴厲聲道:“我才剛剛聽到羽兒道起此事,尚不知是何人所為”。

靜謐師太干笑兩聲:“我卻知道是何人所為”。她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神堅定,神情凝重,在場的五人全都豎起了耳朵,陳羽晗道:“那就請師太名言,到底是何人所為”。

靜謐道:“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,不就是凝劍門的掌門人嚴厲聲嗎”。她說完這句話,李家兄弟和陳任二女無已一陣懊喪,之前他們早就懷疑過了,不過嚴厲聲肯將聲譽門聲發誓賭咒,自然排除了他的作案可能。

嚴厲聲聽后怒火暴漲: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你是專程來給嚴某作對來著”。靜謐師太道:“我早就知道你居心不良,沒有掌控劍莊,使你懷恨在心,殺害劍莊108條人命,實在是可恥之極,今天貧尼就替死去的師兄懲罰你這個偽君子”。佛塵當頭擊出,拍向嚴厲聲的天靈蓋。

靜謐師太的佛塵是有獸毛扎束,其跟尖硬,普通的甩在臉上都要劃出深深的血痕,更何況靜謐武功造詣已經不在程天榮之下,自從離開劍莊出家為尼之后便潛心鉆研佛塵武學,加上她曾經在劍莊內的刀劍法的結合,使的一套佛塵功威力無窮。

佛塵之功,軟硬兼施,有刀劍槍鉤等武術特點,講究靈逸飄動,攻守合一等變化莫測的招數。靜謐在劍莊之內已經是數一數二的高手,自從修煉佛塵之功,實是傾注了她大量的心血。是以這一路佛塵揮灑下來,根本令嚴厲聲沒有半點還手的機會。

陳羽晗眼看二人一時言語不和斗將在一起,便于上前攔開,被李常風給阻止:“陳姑娘且莫慌,他們打夠了自然就不打了”。眼睛卻不離二人的打斗,嚴厲聲的劍法剛剛他是領教過的,那種力蓋四方,氣力磅礴的劍氣是李常風見所未見。

現在看見靜謐一把佛塵都舞的這般出神入化,較比嚴厲聲的劍法似乎略勝一籌,而且佛塵動作變化無方,或纏或拍、或拉或抖、或劈或掃。任那嚴厲聲的劍法多么緊密無疏,始終逃不出佛塵的籠罩之下。

李常風登時感慨天外有天,人上有人,自己的劍法若要和嚴厲聲和靜謐比起來,簡直就是不堪一擊。

這時只見靜謐佛塵一變,化作一團白霧卷向嚴厲聲的面門,嚴厲聲不及提劍擋架,只有步步后退。靜謐招式一邊,佛柄一沉,撞向嚴厲聲的面門,嚴厲聲左手一擋,右臂將長劍送出,橫削靜謐上盤,靜謐上身傾斜,隨著嚴厲聲的格擋之勢,橫掃他腰。

嚴厲聲劍沒到老,只有揮劍護著腰脅,靜謐的佛塵在嚴厲聲的長劍上一掃,卷起他的長劍,用勁回奪,嚴厲聲手腕一反,從佛塵之中脫出長劍,劍柄便往靜謐的鼻梁上撞去,靜謐右掌擋在鼻梁之上,劍柄撞處。落入靜謐的掌心,靜謐手掌握住了劍柄,向前一推,右手佛塵朝嚴厲聲的臉上掃去。

嚴厲聲長劍被靜謐師太的手掌推出,佛塵已經刷到面門之上,當次緊要關頭,已經不及回劍攔格。頭向后仰,伸手捉住了對方的佛塵,登覺掌心一陣刺痛,撒手躍開。只見掌心獻血泊泊而出,對方的佛塵所含其力猶如利刃一般。

靜謐冷笑道:“別以為只有你的劍才會有刃”。嚴厲聲冷冷的道:“嚴某倒是小覷你的兵器了”。靜謐不再發話,欺身而進,橫掃嚴厲聲的雙足,嚴厲聲飛身而起,不料起身不過三尺,左足已經被佛塵纏住。

嚴厲聲身體不由自主,眼見就要被對方佛塵給拉下去,倒豎長劍,跟著身子一塊墜下,劍尖刺向靜謐的頭頂。靜謐立時覺得頭頂內勁凌厲,劍未至,一股無形的氣力已經穿透了天靈蓋,額頭劇痛之下,急忙傾斜身體,長劍順著靜謐的身側劃過。

靜謐逞對方身子不能自立,揮掌擊向了嚴厲聲的胸口。嚴厲聲順著靜謐的掌勢,橫貫出去。身不沾地,長劍倚在身下‘嚓嚓嚓’的聲響,只見嚴厲聲猶似滾落在火星之中一般,每一次滾出,便以長劍劃過地面,正好以長劍作為了一個保護盾,使得嚴厲聲身子并沒有接觸到地面,雖然中掌落地,卻看不出絲毫的狼狽,反更增幾分威勢。

靜謐當然也暗佩嚴厲聲居然以一柄長劍撐著身子滾了十幾個圈,劍擦地面,火花四激。

突然嚴厲聲長劍在地上一拄,身子跳起,斜劈靜謐老太,這時嚴厲聲居高臨下,這一劍劈下,大有開山裂石之力,普通的長劍似乎瞬間漲大了十倍二十倍,一百倍,離靜謐越近,劍逾粗大,便如砍殺一個蟻人一般。靜謐登時覺得一股壓力瞬間從天而降,凌厲的劍氣蓋將下來,天地色變,風起涌涌。

一個人的劍法再過高明,始終都是一柄長劍,始終都逃不過以劍殺人。而嚴厲聲受挫靜謐老太,激發了他男性本能的要強之心,區區一個尼姑,無門無派,劍莊的叛離者,自己身為堂堂凝劍門門主,那是何等英雄,居然會斗不過一柄佛塵尼姑。是以動用了他畢生的得意之作‘天地玄黃之劍’。

偌強的劍氣,龐大的力道,遇神殺神,遇佛弒佛之劍,以劍氣變動天氣,似乎老天爺都被這強大的氣流感應,符合著劍氣的彌漫,昏天暗地的落下幕來,便似這強大的劍氣把太陽給吞噬一般。

靜謐如今便如案板之肉,看著似乎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因為沒有人會想到誰會有通天的本領破解掉如此強悍的劍氣。

李家兄弟和陳任二女面對突然變色的天空,凌厲的寒風,皮膚似乎都要與骨骼分離的痛苦。李常龍不禁道:“好強的劍氣啊”。李常風則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,假如自己兄弟二人面對這么強大無縫可破的劍招,那只有死路一條。

卻見靜謐手中佛塵疾揮,飛身與劍相撞,遠遠瞧著便如靜謐騰龍而行,剎那間將那變幻莫測的‘天地玄黃’破解而開。

太陽從云中再次露出頭來,云霧散開,恍如經歷了一場隔世。

靜謐和嚴厲聲站在當地,互相瞪著對方。

李常風走上前一步,拱手說道:“兩位前輩武功出神入化,在下真是大開眼界,此番來到劍莊之內,大家都是為了劍莊被殺108條人命而來,何必自己人傷了和氣”。他初始攔著陳羽晗勸斗,目的就是想看著二人誰的武功更高明一些,如此看來,兩人伯仲之間,難分上下。

靜謐師太瞪視嚴厲聲道:“嚴門主武功進境如此之高,真是叫貧尼小瞧你了”。嚴厲聲道:“你這個老尼姑,也叫嚴某小看你了”。其實兩人都互自壓著體內翻騰的氣血,誰也不肯在對方面前表現出受過內傷的樣子,嚴厲聲更是偷偷的吞咽了涌上來的鮮血。

陳羽晗道:“希望二位可以好好的調解一下,現在當務之急,是要找出殺害劍莊108條性命的兇手,我們自己鬧不和,反而讓兇手在外面瞧我們的笑話”。

靜謐當然還是認為兇手是嚴厲聲,只是現在身體不適,卻不知道嚴厲聲也是身負重傷,不敢再出言羞辱于他,自己真心沒有力氣再斗,剛才硬是接了他那招‘天地玄黃劍’體內五臟六腑都如翻轉一般。

談談的道:“可是兇手不是嚴門主的話,又會是那個人”?雖然稱呼嚴厲聲為‘門主’實則還帶著懷疑的態度。嚴厲聲道:“我說是你老尼姑的多,哼”。靜謐想要反駁,突然一口氣上不來,臉色憋的通紅,暗自調息運功,沒有說出口。

任雪茗道:“我也認為是兩位前輩的其中之一所為,可是我相信兩位前輩還是念著和莊主的舊情,不會做出這么卑鄙兇殘的事情,所以,懇請兩位前輩,放下心中所有的不滿,幫著劍莊找到真兇才是”。

嚴厲聲道:“哼,那個兇手殺死劍莊108人,并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,自然還會再來,我看這幾日,我就留守劍莊之內,守株待兔”。

靜謐師太也道:“嚴門主這句話說的有道理,等著兇手自投羅網”。言下之意自然也是要留宿劍莊。

任雪茗道:“難道我們不去找兇手,就在劍莊里等嗎”?靜謐道:“雪兒,不是不去找兇手,而是天大地大,我們又不知道是何人所為,可又有什么線索去找呢,留在劍莊,守株待兔,我相信,那個兇手不日便會再次出現的”。

李常龍突然冷笑道:“笑話,什么守株待兔,我看你們二位是想借此機會窺研劍莊的諸般武學吧”。嚴厲聲不緊不慢的道:“說起來,我倒想問問二位,你們寄宿劍莊這么久,可是早有圖謀劍莊絕學,或者已經學習到劍莊的上乘武學”。

陳羽晗道:“我希望兩位前輩不要誤會,李家的兩位公子是我們最好的朋友,他們兩年來,從來沒有一句扯到劍莊武學,希望嚴門主不要看人如看己”。這句話則是說那嚴厲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小說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九章 靜謐老太臨劍莊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河南快三今天推荐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