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言情 > 花嫁之老公是野馬
花嫁之老公是野馬楚然杜言全文精彩內容免費閱讀

花嫁之老公是野馬桃花箋

主角:楚然杜言
甜寵新書《花嫁之老公是野馬》是桃花箋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,主角楚然杜言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相親?!”楚然頭疼的扶額,難道我已經是剩女了?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1-21 09:56:1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就在林甫寒在電腦上辛勤耕耘的時候,杜言卻意外的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“不用查了?!倍叛源掖颐γΦ拇┥贤馓?,“楚然家出事了,楚然的爺爺死了?!?/p>

“我要離開公司幾天,這里就交給你了?!边@話卻是對這林甫寒說的,杜言拿了幾樣東西就飛奔似的下樓去了。

林甫寒一把抓要往外跑的唐笑,“你干什么去?”

“老婆家里有事,我看看去啊?!碧菩Ρ涣指ё×艘骂I,只能在原地踏步。

“你不要去……”林甫寒把唐笑抱在懷里,看著杜言消失的方向,“他們有家務事要處理?!?/p>

“什么家務事?”唐笑橫眉冷對,似乎對杜言很不滿意。

林甫寒換上討好的笑,“哦,你去了我怎么辦,你不陪我我多寂寞?!?/p>

唐笑一臉嫌惡的看過去,太惡心了你!

楚然的老家H鎮很遠,杜言大約開了五六個小時的車程才到。他第一次來楚然的家里,地址都是李興英給的。

H鎮是個偏遠小鎮,清一色不超過四層的樓房和灰蒙蒙的色調,有未完善的公路坑坑巴巴,電感電線都在最顯眼的地方纏著蔥郁的樹木,讓杜言的時代感瞬間就褪去了好幾年。

他拉風的銀色跑車也弄得灰頭土臉,這陌生又落后的地方生生隔斷了他和楚然的距離,隔的好遠好遠。杜言第一次發現,他從來不曾主動去了解過楚然。

等他風塵仆仆的趕來,接待他的是岳父岳母。

杜言的岳父楚長貴是個黃臉電焊工人,長期的下蹲讓他有了腰間盤的毛病,走路半扶著腰。岳母李月是個笑呵呵的婦人,待人熱情親切。

“小杜來了?!崩钤赂吲d地迎出來,“來來來,快來坐?!?/p>

杜言到的地方是楚然的爺爺家,三層樓的那種普通居民樓,一樓有兩個大間,合起來還不夠他和楚然的臥室那么大。而據說岳父岳母住的地方,是還不如這個大的小間。

樓也是舊樓房,轉頭新舊不一,色澤發黑了,怎么看都是要拆遷建新樓房的那種地方。

以前他還道楚然是存錢,原來是全將工資郵回家了。杜言從不曾聽楚然講起過家里的困難,若是他不來這趟,恐怕永遠也不知道楚然家里的經濟狀況。

楚長貴遞了根煙過來,“明天丫頭才回來,你先在這委屈一晚。你們怎么不一起過來呢?”

杜言笑哈哈應付過去了。

“唉,這幾天忙的什么也沒準備?!崩钤孪戳藘蓚€蘋果,端了上來,“他爺爺死了,都沒見上丫頭一面,這腦中風說發就發,連口氣都不帶讓人喘的!”

杜言讓他們別忙活了,安慰著客套了幾句。墻上有楚然爺爺的遺照,光頭白胡須的瘦老頭,呆滯地看著前方。

楚然家里的親戚不多,剛巧杜言在那一天都紛紛見過了。兄弟姐妹間并不十分親厚的樣子,都是各過各的,來往甚少。就是趕上了喪事,才齊聚一堂。

晚上杜言睡在陌生的床板上,有些失眠。雖然李月幫他換了很厚的海綿,可畢竟比不上家里的松軟大床。

倒是床單床被樸素干凈,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。杜言想著事情,在快天亮的時候睡著了。自從楚然走了以后,杜言睡覺就甚少安穩過,這一覺居然睡到日上三竿。

據說岳父岳母不好意思打擾他休眠,讓杜言覺得不好意思極了。

“小然回來了嗎?”杜言整裝完畢,用水杯漱了漱口。

“回來了,在院子和她的姑姑們說話呢?!崩钤聞偞鸬?,杜言就沖了出去。

舊樓房的前面后面,圍著零零散散的高大樹木,夏天綠蔭涼爽,就算是院子了。那里有三女一男,都是楚然的親戚。站在樹邊,一身高腰連衣裙,荷葉邊飛飛袖加上鮮艷奪目的淺綠與白色拼接,蹬一雙珍珠粉色錦緞蝴蝶結波點魚嘴高跟鞋的人。

真的是楚然……

近一個月沒見,她的臉色變得白里透紅,穿著變得時尚靚麗,可謂人面桃花。

杜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不過楚然的大黑墨鏡將她與眾人的視線阻擋在外,好似不愿多溝通的樣子。杜言上前去打招呼,那些親戚也就識相地散了。

“你回來了?”杜言望著楚然的大黑墨鏡,卻望不到她的神情與眼睛。那是用來隔絕他的,還是她的那些親戚的?

“嗯?!背粦?,卻沒有要再說話的打算。

“爺爺的事情,很遺憾?!倍叛杂行┘睈?,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說些什么。

楚然嘆了口氣,她的奶奶早就去世了,想必爺爺一去,媽媽輩的長輩們就要討論老爺子留下的東西怎么分配,葬禮的錢誰出……若是團結的弟兄們還好,要是為了多爭利少出錢而明爭暗斗起來,確實惱火。

杜言將手搭在楚然的肩膀上,“別想了,我會安排的?!?/p>

楚然的爺爺他們又沒有什么財產,頂多就是個房子。杜言知道楚然有個叔叔,以前當過兵,很痞氣。退伍后一直游手好閑,爺爺還健在的時候就經?;貋硪X惹事,最嚴重的不過跟楚然的父親大打出手?,F在更不愿掏一分一毫,如果他鬧哄起來,幾個兄弟姐妹都不愿掏錢了,那就只有落在排行老大的楚長貴身上了。

杜言果然沒有食言,事實上楚然回來以后除了磕了幾個頭懷念逝人,什么也沒做。都是杜言在外奔波,她的父母也對他倍加稱贊。

也許就那么幾天,杜言嘗試在用他的方法對楚然好;就在那么幾天,楚然也在父母面前安安靜靜的接受杜言的美意;就在那么幾天,家鄉的一切似乎很寧靜安好。

但是事情總有辦完的時候,當杜言跟楚然說一起回家吧的時候,他真的怕楚然會拒絕。

沒想到,她只是嗯了一聲,裝好了行李,真的上了杜言的車。

楚然的話一直都不多,杜言知道,他們的事情并沒有解決。

她還是帶著墨鏡靠在車窗邊,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。

小說《花嫁之老公是野馬》 第十九章 搜尋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河南快三今天推荐预测